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

正午世界观丨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新桃能换旧符吗?

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百年变局加速演进,世界处于剧烈的动荡变革期。进入2021年,疫情蔓延、经济衰退、治理困境——这些摆在人类社会面前的突出挑战,为国际形势带来怎样的不确定性? 如何应对和化解?中国之声《正午60分》邀请总台驻外记者,以个人视角,细节故事,在变局中登高望远,感知世界发展的脉动。中国之声特别策划《正午世界观》,本期关注美国。讲述人:总台驻美国记者刘骁骞。

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百年变局加速演进,世界处于剧烈的动荡变革期。进入2021年,疫情蔓延、经济衰退、治理困境——这些摆在人类社会面前的突出挑战,为国际形势带来怎样的不确定性? 如何应对和化解?中国之声《正午60分》邀请总台驻外记者,以个人视角,细节故事,在变局中登高望远,感知世界发展的脉动。中国之声特别策划《正午世界观》,本期关注美国。讲述人:总台驻美国记者刘骁骞。

过去这一年,我探访了美国的37个州,往返于热点新闻的最前线,从新冠疫情,到种族抗议,再到总统选举,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也许能体现美国人自己都觉得最陌生最魔幻的一年。

正午世界观丨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新桃能换旧符吗?

△2020年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

第一张海报,就是从2020年3月的中下旬开始出现的,上面印着白色的口罩。

这是去年疫情严重之时,我探访的一家美国洗衣店,他们用裤脚改造的口罩,也迅速卖断了货。不过,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简报厅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美国民众第一时间先抢购的是超市里的卫生纸。走在路上,随处可见行人扛着成卷的卫生纸,仿佛不是在买卫生纸,就是在去买卫生纸的路上。

起初美国人对口罩的热情却远远比不上前者,我始终记得最初因为佩戴口罩而引来路人惊恐和责备的眼光。美国人和很多长期旅居此地的华人给出的解释是,这是美国人的文化,戴口罩即意味着生病。不过,以我驻外十年积累的经验,文化既是解开问题的钥匙,也可能是当事人一种不自知的搪塞和遮掩。果然,当同根同源的欧洲人也开始积极佩戴口罩时,文化的借口就很难站得住脚了。

可是,全让美国民众背锅是不公平的,来自华盛顿的混乱信息或许才是罪魁祸首。即使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顶着声带息肉,声嘶力竭地劝大家要戴上口罩,他身旁的一众美国政客不但无视科学的建议,反而为世界卫生组织叫停的羟氯喹带货,甚至提议向体内注射消毒剂。除了身体力行不戴口罩外,还把它升级为党派对立的工具。在共和党支持者的意识里,戴口罩就代表低头和认输。

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前往南达科他州的总统山报道美国独立日欢庆活动的时候,夹道欢迎特朗普的民众都没有佩戴口罩,甚至还要求我们把口罩摘下。几个月后,原本只有零星几例新冠确诊的南达科他州沦为全美的又一个疫情“震中”。

当特朗普困于经济重启受挫,终于用“爱国”为理由向民众推荐起口罩时,这张鼓励民众戴口罩的海报已经变黄变旧,美国也彻底错过了防疫的黄金时期。

正午世界观丨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新桃能换旧符吗?

以上图像是去年5月我在明尼阿波利斯街头的现场报道片段。就是在这座城市,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用膝盖锁喉长达8分钟,送医后身亡,掀起了美国种族歧视抗议活动的风暴。于是五月底、六月初的时候,在美国人的家门口,出现了第二张海报,上面写着“black lives matter”,翻译成中文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

这起案件原本只会终结在永不见天日的警察记录本里,然而路人用手机拍摄下的视频彻底改变了剧情。冲上街头的抗议者不但点燃了当地警局的大楼,也引爆了美国人心中埋藏已久的怒火。

当我们驱车前往明尼苏达州时,沿途的社区依然处在居家隔离的沉寂之中;然后几天后,当我们结束报道原路返回的时候,每经过一座城市,都能看见规模或大或小的抗议人群,他们既像是明尼阿波利斯街头示威溅出的火点,也像是弗洛伊德微弱呼救的回声。

白宫却用催泪瓦斯和防爆弹回应这一切,甚至不远千里调配国民警卫队来镇压抗议者。这样的情景让人联想起种族矛盾同样激烈的上世纪六十年代,难道说半个世纪过去了,马丁·路德·金高呼的种族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日积月累,渗透进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一部分美国政客对此全盘否认。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在四年一次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上宣称,制度性的种族歧视在美国并不存在。然而不到一周的时间,另一个更有资格就这个问题发言的人对我说,不要相信政客的谎言。

他就是非洲裔美国人布雷克,他的孩子雅各布·布雷克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被警察连开数枪,虽然侥幸生还,但可能终身瘫痪。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迈父亲,为了讨回亲生骨肉的公正,引领数万名抗议者上街呐喊。他在接受我采访时说,制度性的种族歧视在美国是真实存在的,小布雷克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明。

正午世界观丨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新桃能换旧符吗?

△记者在美国大选费城计票中心现场连线报道

当第二张海报在暴乱的残骸中布满烧痕时,第三张海报出现了。和前两张海报不同的是,这张海报每四年出现一次,上面印着的名字可能轮流坐庄,但呼吁投票的主题却是不变的。

这一回,觊觎连任的特朗普对阵寻求转正的拜登,虽然两位总统候选人都年过七旬,但无论是竞选集会的场所,还是投票的方式,都截然不同。美国大选本来就是一次勒令民众选边站的盛会,但没有一次像2020年一样将这个国家对半切开。

在美国各地,抗议和竞选集会已经无法区分,一边的人高呼美国再次强大,另一边的人呼吁警察停止暴力执法和种族平等。这两个原本并不矛盾的口号将美国人推挤在一起,又将他们远远拉开。随着投票日的临近,任何一个议题都可能成为他们彼此指责和攻击的场所。

然而当大选尘埃落定后,美国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将这张海报收好;相反,不少美国人从家门口取下海报,举着它冲进了首都国会山。

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获胜演说的那个晚上,我也在现场。这个原本应该人山人海的时刻,因为防疫措施,只有零星的受邀听众能够进入会场。

正午世界观丨美国人家门口的三张海报,新桃能换旧符吗?

△记者在拜登发表获胜演说现场

活动进入尾声时,舞台的上空用绚烂的烟花打出了新一任正、副总统的名字,打出了美国地图,还有星条旗。人们欢呼着,仿佛一夜醒来,所有的问题都会消失。在那一刻,我想起这一年来,美国人家门口的这三张海报。一张还没收起,另一张接踵而至。太多、太嘈杂的口号暗示着同样多的问题和困局。

新的一年,拜登能够把这三张海报一张张拔掉吗?

新桃,能换得了旧符吗?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lurongmei.com/archives/200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