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少不少?

文 | 陈墨“全职太太”这个身份,每次提起都能引发暴风讨论。近日,北京的一名全职太太在离婚时,获法院判决取得家务补偿款5万元。一经报道,话题立马冲上热搜。

文 | 陈墨

“全职太太”这个身份,每次提起都能引发暴风讨论。近日,北京的一名全职太太在离婚时,获法院判决取得家务补偿款5万元。一经报道,话题立马冲上热搜。

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少不少?

此案被称为民法典施行后关于“家务劳动补偿”的第一案。

《民法典》第1088条明确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这相当于“激活”了“沉睡”的家务劳动补偿制度。在此前的《婚姻法》当中,这条制度的前提是夫妻双方财产分别所有,而且得有书面协议。但中国的夫妻,大部分都是默认夫妻财产共有制的,如果即将走入婚姻的一方要求另外一方,签署这种类似“AA制”的婚前书面协议,大概率是结不成婚的。

长久以来,家务劳动的价值不受重视,这个判决肯定了家务劳动的价值,全职太太的付出也被更多地看到。

但是,这个判决在网上遭到质疑,质疑点在于——“五万太少了”。离婚时的家务劳动补偿仅5万,平均一年仅1万,还不够请保姆的钱。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那么,为什么一个进步的判决反而会遭到质疑呢?

从网友评论或许能看出舆论焦虑点是什么。

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少不少?

“这难道不是应该按妻子婚前工作的收入算”

“哪怕补偿了钱,5年没工作,要重入社会也难得很”

“五万太讽刺了,女孩们,去工作吧”……

可以看出,网友,特别是女性网友,焦虑的点不在于家务劳动的价值,而在于全职之后在工作上的潜在损失,往往这种损失是不可逆的。

作为女性,全职太太后,脱离职场,失去工作体验和经验,5万元只是对于付出的补偿,而不是损失的补偿。

这便是焦虑的来源。这种焦虑是当代女性逃不掉的枷锁。

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少不少?图片来源:CFP

全职太太被称为“高危职业”。而把全职太太推向“高危职业”的根本原因是,在社会观念上,全职太太的牺牲和代价,往往不被家人、家庭乃至社会所认可,而且全职太太的权益也没有法律和制度的明确保护。

婚姻具有不确定性,一旦离婚,就会面临经济、生活上的巨大挑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过来人往往劝慰女性不要轻易做全职太太,如果不得已做了全职太太,一定不要让自己与社会脱节,努力让自己获得除了全职太太身份以外的价值感。这种担忧和焦虑长久以来困扰着女性。

这个焦虑该如何解决?或许其他国家的一些做法可以借鉴一二。

德国在个人所得税法律中规定了高收入的配偶每年将其报酬的一定数额支付给低收入的配偶,并且不缴纳所得税;

日本也规定,如果妻子为全职太太,那么丈夫的薪水中要额外添加妻子的专项补贴;

为了帮助离婚后生活、就业困难的夫妻一方能够继续正常生活和尽快恢复工作,德国等国家规定了配偶扶养制度;

在养老方面,日本建立“基础退休金”制度,保证全职太太们老有所养。

这些制度给予了全职太太等专职家务劳动者一定的社会地位。

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少不少?图片来源:CFP

此次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是对全职太太家务劳动价值的认可。

可是,全职太太的权益,并非这一个案子所能解决的,最终还是得依靠社会的进步,看到和理解全职太太的焦虑和困境,以及法律和制度上更靠谱的保护。

全职太太理应拥有一份基本的安全感。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lurongmei.com/archives/639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