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上次业界传出小米“造车”的绯闻,还是在去年7月的时候,小米官宣的一款小米版吉姆尼车模手办。半年之后的2021年2月,小米造车似乎真的要成真了。

上次业界传出小米“造车”的绯闻,还是在去年7月的时候,小米官宣的一款小米版吉姆尼车模手办。半年之后的2021年2月,小米造车似乎真的要成真了。

据2月19日部分媒体报道,小米已确定造车,并视其为战略级决策,造车项目将由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亲自带队。具体形式和路径还未确定,或许仍有变数。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尽管小米在2月21日澄清了相关消息,但公告中“本集团注意到近日若干媒体有关本集团拟进入电动汽车制造行业的报道,本集团一直关注电动汽车生态的发展,并就相关行业态势进行持续评估及研究”的态度,全然不同于华为内部公告信中的“坚决否认”,似乎预示着小米造车的可能性并非空穴来风。

从市场环境来看,小米造车并非不可取,2020年被看作是造车新势力去伪存真的一年,特斯拉、小鹏、蔚来全速奔跑,拜腾、赛麟相继掉队,新势力的存亡,不再如同爆发初期仅仅依赖融资能力,更加全面的战略规划和技术服务路线,成为新的车圈新厂存亡衡量标准。在此背景之下,去年下半年,不少自恃拥有新能源与智能化技术的科技巨头,纷纷将目光锁定造车行业。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先是百度联手吉利宣布主导合作;后是索尼公布原型车完成路试;再有苹果四处寻找合作伙伴为其造车牵线搭桥。从当年的造车新势力百花齐放,到如今的梅开二度,尽管几家科技企业均没有给出明确的战略方案与方向,不过新一轮入场的“新势力”不仅在阵势上复现了前辈们的辉煌,同时还吸取了众多先驱者的失败经验,再加上本身的互联网等技术底蕴加持,或许这些新势力们在汽车行业的成功有望比蔚来等车企来得更为迅猛。

至于为什么向着智能电动化蜂拥而至,笔者在《百度、阿里入场造车:智能化的唯一出路?》一文中已经做出了详细的分析,特斯拉的头部效应自然必不可少,那么留给小米这些后进生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寻求自身在车市的出路。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雷布斯”在手机圈的曾打造了全行业为之赞叹的经典营销案例:把小米打造成“为发烧而生”的极客品牌。尽管后来在“米FAN”心中因为手机散热不佳,“发烧”被当作了茶余饭后的调侃,不过为电子硬件而生的“发烧友”理念,已经在雷军和小米的粉丝当中根深蒂固。但是,进军新能源行业,小米还能继续沿用这样的品牌理念吗?从表面来看,这样的逻辑似乎没什么问题,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纯电动汽车在经历多年快速发展后,硬件正逐渐成为占据市场主导权地位的关键。然而与电子产业的差别在于,新能源汽车追根溯源,其基本属性仍是交通工具,安全、舒适等必须由工业制造经验积累的环节必不可少,所以即便特斯拉、蔚来等车企在智能化和电动化领域大展身手,最终也只是和燃油车并行发展而非造成威胁。

营销理念难以套用,小米自然需要为自己在汽车市场中找到其他优势。纵观小米的产业布局,或许最终的答案,将很有可能是小米日渐成熟的生态链。

随着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的盛行,人、车、移动通讯、家居的万物互联时代发展趋势也逐渐清晰。众多新势力车企在智能化方向上的大胆迈进,让消费者开始对人车深度交互的认知与期盼越来越高。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此前,小米以手机为流量入口,向外扩展智能配件、智能家居等家用设备,目前已经形成了一套属于小米的智能生态链,除了自己研发外,小米还大力扶持相关初创企业为自身生态链添砖加瓦,由此,小米IoT模式也成为了小米在市场竞争中的最大优势之一。在2019年的新年年会上,刚把小米送上市的雷军在总结小米8年来的成就之后,提出了All in AIoT的口号。同时,雷军表示“小米集团已经与多家汽车企业开展了深度合作,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希望能够通过投资的方式加深双方在新能源汽车与loT领域的进一步合作”。很显然,“雷布斯”早已将智能电动汽车与小米生态模式联系在了一起,如今小米所欠缺的,只是将理论变为现实的临门一脚。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然而这一脚看似万事俱备,差的却不是一星半点。一地鸡毛的乐视汽车、黯然退场的造车前辈们留下的背影,是现金流压力的历历在目,翻开小米2019年的现金流量表,我们能看到的是一份不错的经营现金流数据:公司在这一年通过经营获得了238亿元的现金流,但随着小米的生态链扩张,同年小米的投资现金流则同样指数级增长的来到了315亿元,正负相抵之后,留在小米账户上的自由现金反而成了负数。虽然这样的现金流负债在2020年通过发售股票、债券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不过小米生态圈的进一步拓张之路,显然还远未达到随意踏足动辄百亿的汽车制造圈的地步。

尤其在对待造车的态度上,科技企业想要入局就更要三思,蔚来创始人李斌在市场好转后曾表示:百亿资金于汽车产业而言不过是从0-1的开始。如今被称作新势力的企业当中,除了特斯拉用了15年时间才实现公司账面的扭亏为盈外,2020年市值飙升的蔚来、理想、小鹏三巨头,都仍处于亏损状态,其中蔚来在2019年的亏损曾一度达到了100亿元人民币,这无疑对于小米等后来者提出了巨大的资金挑战压力。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作为蔚来和小鹏背后坚实的投资人,对新势力造车早已轻车熟路的雷军,必然知道未来智能电动汽车的潜力与隘口。造车不易,或许于现在的小米而言,继续观察适合自己进入汽车市场的“姿势”才更为重要。

雷军对于市场的分析没有错,IoT所构建的全场景生态中,汽车这一移动出行终端将很有可能将成为小米完成整个生态布局的最后一块拼图,只是这件事无法像他创建小米时凭一己之力去完成,行业不允许,时间不允许,资金也不允许。

小米造车指日可待 雷布斯在车圈还能刷几次脸

但换一个角度,作为多次出现在新势力投资人名单、为好友站台叫卖、个人魅力比肩马斯克的科技圈“大佬”,“雷布斯”在未来将以何种形式入局,他又能够在车圈再“刷”上几次脸,倒是一件值得我们在车市剧变时期继续期待的趣事。

注: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若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创文章欢迎转载,需注明来自一号汽车。如发现非法转载,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lurongmei.com/archives/761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