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漫步上海徐汇区,你可能会路过一个叫“福禄邨”的地方。 1939年,福禄邨建成,一幢幢连栋比栉的花园洋房吸引了许多殷实人家。这些花园洋房装饰有方窗和拱券,挑出的阳台有镂空的绿釉,是当年最新风格的住宅。

漫步上海徐汇区,你可能会路过一个叫“福禄邨”的地方。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1939年,福禄邨建成,一幢幢连栋比栉的花园洋房吸引了许多殷实人家。这些花园洋房装饰有方窗和拱券,挑出的阳台有镂空的绿釉,是当年最新风格的住宅。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位于上海建国西路上的福禄邨(陈伊萍 摄)

八十多年来,无数人路过这里,但恐怕很少人知道,其中一栋洋房曾两度设有秘密电台,大量情报从这里发往延安。

李白在这里被日军逮捕前

吞下了电报稿纸

福禄邨门前的建国西路,当时称为福履理路,是一条法租界接近华界的马路,各色人等聚集于此。

设有秘密电台的洋房是福禄邨10号,主人名叫 许彦飞,历任国民政府青浦县长、国民政府国防部少将等职务。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共地下工作的重要人员。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许彦飞在《湖南日报》任编辑时结识了 龚饮冰(中共党员),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抗战期间,龚饮冰负责上海秘密电台与延安通讯联系任务。他安排中共地下党报务员 李白夫妇将电台迁至福禄邨许彦飞家中。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李白(1910-1949)(资料图)

1942年7月,李白夫妇来到许彦飞的这幢洋房,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把秘密电台设在阁楼,并将发报机功率降低到15瓦。

此时日军已占领上海,这处秘密电台也最终被侦破。赶在日本特务破门而入前, 李白把电报稿纸吞进了肚子,平静面对抓捕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李白生前使用过的收发报机、维修工具(资料图)

李白夫妇被捕后被分别关押,进行刑讯逼供。

在刑讯中,李白看出对方没掌握多少实情, 一口咬定自己用的只是一个商业电台,为老板了解黄金价格升降的消息。李白妻子 裘慧英则一口咬定自己是家庭妇女,在一个月后被释放。

经许彦飞等营救保释,李白于1943年5月获释。

李白的故事在福禄邨告一段落,电波的故事未完待续。

许彦飞用国民党少将身份打掩护

机要译电重地安然无恙

1948年4月,福禄邨10号又迎来一对了夫妇。

中共中央上海局决定将这里作为机要译电重地,由从延安来的译电员 朱志良夫妇居住。他们对外称是许彦飞夫妇的朋友,帮助他们照看房子。

多年以后,朱志良在口述文章《我的机要工作生涯》中透露,他们搬到许家后,福禄邨10号便成了中共中央上海局特殊的“机要室”。也多亏了许彦飞的掩护帮忙,他们才能在这里躲过国民党的搜查,进行情报工作。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许彦飞(1898-1984)(资料图)

1948年秋,国民党上海市政府进行了一次户口清查,想借此搜捕中共地下组织。中共上海局的领导 刘长胜得知消息后,立即通知在南京的许彦飞夫妇回沪,以应付户口清查,许彦飞接到通知后迅速回到上海。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建国西路384弄10号外立面(陈伊萍 摄)

一天夜里,清查户口的特务来到许家住宅,气势汹汹地敲门。

“我们故意慢吞吞开门,并让他们堵住楼梯口,大声争吵起来,不让他们上楼。”朱志良回忆称,正当互不相让时,许彦飞穿着国民党少将制服,怒气冲冲大声喝道:“吵什么?半夜三更的,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来干什么?”

清查人员嚷道是检查户口,许彦飞装出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朱先生是正当商人,是我的朋友。本人在南京国防部工作,朱先生是我请来帮我看房子的。”说罢他叫人拿户口簿和其他证件,并提高嗓门说:“把我的证件也一起拿来给他们看!”

清查人员一看他是一名国民党军的少将,盛气凌人,于是连连打招呼道:“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不看了。”清查人员就从后门悄悄溜了。

朱志良称,从此之后,他们就住在许宅直到上海解放,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这个没挂铭牌的中共上海局特殊“机要室”,“国民党少将”曾出面掩护……

△建国西路384弄10号,如今已为民居(陈伊萍 摄)

没挂铭牌的特殊“机要室”

大量情报从这里发出

在这间特殊的“机要室”里,朱志良译发过党中央和第三野战军关于上海地下党迎接解放准备工作的情况报告,组织各行业职工纠察队保护要害部门的情况报告,国民党军政要员动向,以及经争取准备投降的起义军、警番号、负责人姓名、地址、电话号码等重要情报。

“经历了许多事,但是,最令我感到自豪和光荣的就是这‘机要员’的工作。”2002年,耄耋之年的朱志良回顾自己的一生,感慨万千。而曾经生活、工作过的福禄邨10号,也成了他生命中难以忘怀的红色记忆。

解放后,许彦飞将大部分家产捐献给国家,曾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任参事,1984年6月病故,享年86岁。

不同于许多革命旧址,福禄邨10号没挂铭牌。这栋小楼如今和周围的其他房子一样,是普通的民居,只有史料记载了它鲜为人知的过去。

来源:澎湃新闻、徐汇区保密局

编辑:C.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lurongmei.com/archives/774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