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

恶意涂鸦?蒙克名画《呐喊》暗藏留言出自本人

  图说:蒙克在《呐喊》上的涂写:只有疯子才能画得出来 挪威国家博物馆供图

图说:蒙克在《呐喊》上的涂写:只有疯子才能画得出来 挪威国家博物馆供图

有一行非常微小的字痕遗留在了表现主义大师爱德华·蒙克的传世名作《呐喊》之上。这条铅笔字迹黯淡无光,很容易被肉眼忽视,这个秘密不太为人所知。挪威国家博物馆近日公布了推定,这行添笔是由蒙克本人在画作完成后补上。

艺术大师蒙克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完稿作品上“添足”呢?专家通过比对资料文献,揭开了这张传奇画作的幕后,原来是一段令人唏嘘的艺术往事。

作为一件举世闻名的画作,《呐喊》超越了时代和国别,被视为表现主义的杰出代表。每当要传神地表达焦虑与绝望的情感时,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个捂住脸蛋的扭曲表情,甚至在每个手机的输入法里都有它。

图说:《呐喊》(1893年) 挪威国家博物馆供图

《呐喊》存世四个版本,唯一留存民间的粉彩画版《呐喊》曾以超1亿美元的价格,创下过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而此次新发现涂鸦字迹的是1893年初版原作,它一直被视为国家珍宝存放在挪威国家博物馆中。

偶然机会,研究人员在使用红外线监测《呐喊》时,发现了这条淡淡的铅笔印痕。通过挪威国家博物馆发来的红外线局部图,记者看到,这行小字位于画作顶端左侧里,几乎被旋转的橘色云彩遮盖,它用挪威语写道“只有疯子才能画得出来!”。研究发现添笔是在画作完成后追加的。

图说:工作人员对《呐喊》进行检测

到底是谁画蛇添足?起初有人猜测,这是某旁观者出于发泄搞出的一次恶作剧,但也有人认为是蒙克的亲笔。经过累月的研究和检测,专家使用红外线技术提取字迹,和蒙克大量的信札字迹做了对比,也参阅了它公开展出时候的资料,确认这行字就是蒙克自己写的。

“只有疯子才能画得出来。”凌厉的笔锋看出,这是一次快速涂写,还重重地添加了感叹号!蒙克是在自己的代表作上发泄愤懑?

挪威国家博物馆专家买·布列提·居伦说:“毫无疑问,这是蒙克本人的笔迹。”他分析,铅笔印迹添加于1895年,是在这件画作(1893年)完成后。在那一年,蒙克首次在挪威展出了这件作品,他在旅居德国柏林时搞出了点小名气,但在挪威还是籍籍无名。文献专家们找到了的诱因是1895年的一次意外。当时,《呐喊》在奥斯陆展出后,这件作品惹来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批评,很多人怀疑这个画家的精神状态是否正常。那一年,蒙克出席了一次由学生协会举办的艺术交流会,一名医学院学生约翰·斯芬博格当众质疑了蒙克的精神健康,并且提出,光依据这张《呐喊》就足以证明画家有着严重精神障碍。

目前推测下来,在这场研讨会后不久,蒙克自己给画作添加了这条“涂写”,默默地回应着周遭对作品和他本人的攻击。心思细腻的蒙克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他的书信和日记里可以佐证这层心理阴影。那段日子,他的父亲和妹妹正遭受着抑郁症的困扰,家庭不幸带给了蒙克极压抑的创作氛围,最终他在1908年大病一场。

近日,这条涂写被证实为蒙克亲笔,这段史实将伴随《呐喊》一起被美术史收录。我们可以想见蒙克当时的疯狂处境,可以体会到艺术家无处可诉的痛苦与沮丧。真正的艺术家在探索前行之时,注定会遭遇世俗的不解和排斥。

就在2020年,来自蒙克版画作品《呐喊》和莫奈的《印象·日出》双双光临申城,与上海观众见面,冥冥中讲述的是一个道理——藐视规则、挑战权威的艺术创作,往往会招来暴风骤雨般的诋毁,伟大的艺术创造遭遇世俗围剿,在历史上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回。

2022年奥斯陆新建的挪威国家博物馆启幕时,参观者们可以重新观览《呐喊》原作,馆方建议游客前往时不妨留意下这条不起眼的字痕。“新的研究发现,增添了我们对这件艺术杰作的体验。对蒙克的研究不会止步。每次我们问一个问题,都会引出新的答案。”挪威国家博物馆馆长卡林·辛斯堡告诉记者。馆方承诺,《呐喊》原作展出时将被奉以尊崇的地位。在全新的蒙克展厅同时还会展出他的名作《麦当娜》《生命之舞》和《带烟斗的自画像》。(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lurongmei.com/archives/788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