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中国禁止出售野生动物,美国却急用猴子做新冠实验

原创 加美编译 加美财经 Charles J. Sharp,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纽约时报记者Sui-Lee Wee报道了新冠疫苗研发不为人所知的一面——需要大量的试验用猴子。当中国因为疫情停止出口野生动物时,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去哪里找到试验猴子成了大问题。

原创 加美编译 加美财经

中国禁止出售野生动物,美国却急用猴子做新冠实验

Charles J. Sharp,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纽约时报记者Sui-Lee Wee报道了新冠疫苗研发不为人所知的一面——需要大量的试验用猴子。当中国因为疫情停止出口野生动物时,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去哪里找到试验猴子成了大问题。

马克·刘易斯非常渴望找到猴子,否则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命危在旦夕。

刘易斯是Bioqual的首席执行官,负责向莫德纳和强生等制药公司提供实验室猴子,这些公司需要这些动物来研发新冠苗。但随着疫情去年席卷美国,这种特殊繁育的猴子在世界各地几乎找不到了。

由于无法向科学家提供实验用猴子(每只猴子的成本可能超过1万美元),大约有十多家公司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争相寻找实验动物。

“我们失去了工作,因为我们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提供动物,”刘易斯说。

世界需要DNA与人类非常相似的猴子来开发疫苗。但疫情引发的意外需求,加剧了全球的野生动物短缺。

中国是实验室动物的主要供应国,最近禁止出售野生动物,加剧了这种短缺。

短缺让人们重新开始讨论在美国建立猴子战略储备,这是一种类似政府储备石油和粮食的紧急储备。

随着冠状病毒的新变种有可能使当下这批疫苗过时,科学家们正在竞相寻找新的猴子来源,美国也在重新评估对中国的依赖,中国是一个在生物技术领域也有雄心的竞争对手。

这场大流行,也再次让人们注意到,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控制着美国在危机中需要的救命物资的供应,包括口罩和药品。

美国科学家一直在东南亚以及非洲东南部的小岛国、毛里求斯的私人或政府资助的设施中,寻找他们喜欢的实验对象——恒河猴和食蟹猴,也被称为长尾猕猴。

但没有哪个国家能弥补中国供应中断留下的缺口。根据分析人士基于美国疾控中心数据的估计,在疫情爆发前,2019年美国进口的33818种灵长类动物(主要是食蟹猴)中,有60%以上是中国提供的。

在美国的7个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有多达2.5万只实验室猴子——主要是粉红脸的恒河猴。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其中约600至800只动物已成为冠状病毒研究的对象。

科学家们表示,猴子是研究冠状病毒疫苗的理想样本,然后再在人类身上进行测试。灵长类动物的DNA与人类有90%以上的相似之处,它们相似的生物学特征,意味着它们可以通过鼻拭子进行检测,也可以进行肺部扫描。

科学家表示,几乎不可能找到其他试验疫苗的替代品,尽管曾用于治疗特朗普总统的类固醇地塞米松(地塞米松)等药物,已在仓鼠身上进行了测试。

美国曾经依赖印度供应恒河猴。但在1978年,印度媒体报道这些猴子在美国被用于军事试验后,印度停止了出口。制药公司开始寻找替代品。

最终,他们去了中国。

这场大流行打乱了美国科学家和中国供应商之间长达数十年的关系。

“当中国市场关闭时,所有人都不得不去寻找数量更少的可用动物,”刘易斯说。

多年来,包括美国主要航空公司在内的几家航空公司,也拒绝运输用于医学研究的动物,原因是动物权利活动人士的反对。

与此同时,一只食蟹猴的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一倍多,远超1万美元,刘易斯说。研究其他疾病(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艾滋病)治疗方法的科学家表示,他们的工作被推迟,因为首要任务是把动物交给冠状病毒研究人员。

短缺已经导致越来越多的美国科学家,呼吁政府确保动物的持续供应。

中国禁止出售野生动物,美国却急用猴子做新冠实验

图片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杜兰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兼首席兽医官斯基普·博姆说,大约10年前,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主任们就开始讨论建立一个战略猴子保护区。但是由于建立一个繁殖计划需要大量的金钱和时间,所以从未建立起储备。

博姆教授说:“我们的想法有点像战略石油储备,有大量的燃料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会被利用。”

但是科学家说,随着新病毒的变种被发现,可能会重新启动疫苗竞赛,政府需要立即对库存采取行动。

哈佛医学院病毒学和疫苗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基思·里夫斯,“猴子战略储备正是我们应对新冠病毒所需要的,只是我们没有。”

但是,正如中国的研究人员所了解到的,一个强大的战略储备,可能仍然无法满足对实验室动物急剧增长的需求。中国的研究人员表示,尽管政府手里有约4.5万只猴子的库存,但他们也在努力应对猴子短缺的问题。

研究人员经常从一只猴子身上收集数百个标本,这些组织可以冷冻数年,然后进行长时间的研究。科学家们表示,他们会充分利用每一种动物,但感染Covid-19的猴子不能返回与其他健康的动物一起生活,最终必须对它们实施安乐死。

据官方新闻媒体报道,今年1月,上海科技风险投资集团总经理告诉当地人大,该市三家大型生物医药公司去年短缺2750只研究猴子。沈先生说,在未来的五年里,这一缺口预计每年增长15%。

湖北天勤生物技术公司养猴子是为了自己的研究和出口。此前,美国是其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但该公司目前没有足够的动物来进行自己的实验,销售经理说。

“现在,这甚至不是钱的问题,”严说。“我们没有猴子卖到国外。”

美国有7个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这些动物在不进行研究的情况下群居生活,可以到户外活动,进行丰富的活动。这些设施隶属于研究型大学,由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动物权利活动人士长期以来一直指责这些中心虐待小猴子,包括将婴儿与母亲分开。

美国国家生物医学研究协会主席贝利(Matthew R. Bailey)表示,他准备向拜登政府提出猴子短缺的问题。

他说,中国在疫情开始时停止出口的决定“可能是一个谨慎的紧急举措”,但他表示,鉴于目前对病毒传播方式的了解,中国可以重启出口。

中国外交部表示,这一禁令并非针对特定物种或国家。

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一旦国际形势好转,进出口条件得到满足,中国将积极考虑恢复进出口审批等相关工作。”

专家表示,美国必须为没有足够的研究猴子承担一些责任。

中国禁止出售野生动物,美国却急用猴子做新冠实验

图片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十多年来,美国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预算要么持平,要么下降。加州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传染病专家考恩·范龙佩说,联邦政府在大约10年前要求该中心扩大繁殖地,但是没有给更多的资金,所以中心缩小了繁殖地的规模。

范龙佩博士说,“我们有时候会采取避孕措施,所以春天出生的小猴子会更少。”

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2018年12月组织的一次小组讨论中,科学家们讨论了美国灵长类动物供应面临的挑战。加州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副主任罗伯茨说,当时人们意识到,“如果中国决定关掉水龙头,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与会者“一致认为,国内培育食蟹猴的需求是必要的,如果不满足,可能危及美国整体的生物医学研究,”会议的一份报告说。“他们强调说,现在解决这种需求可能已经太晚了,但在几个月内肯定会太晚。”

原标题:《中国禁止出售野生动物,美国却急用猴子做新冠实验》

阅读原文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lurongmei.com/archives/798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